对话过晓--艺术家不是仅靠作品说话的
发布日期:2014-11-29
               如山如阜,如冈如陵,如川之方至,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如松柏之茂
 

对话过晓:艺术家不是仅靠作品说话的
  徐生权 采访整理
    过晓,女,号游心亭主,江苏常州人。2001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2011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艺术学研究所,文学博士。现为南京大学文学院博士后。著有《论作为中国传统绘画美学概念的“似”》、《傻瓜的美学(第一季)》。2013年个展《守旧的先锋》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

    《傻瓜的美学》是一本心灵与技术较量的图文集

    文艺范周刊:你把你的摄影作品集命名为《傻瓜的美学》,除了因为相片是用傻瓜相机和手机拍摄的之外,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原因?书名《傻瓜的美学》听来也颇有意味,不像是通常在书店摄影类书架上看到的书,不知这本书的缘起如何?

    答:这本摄影集最初的名字为《逃亡的目光》,原想表达的是在特定的心境下,由心带眼,想逃离不公正,逃离疾病,逃离死亡、坟墓,亡命天涯时所见到的周遭和世界万物的色彩、样子。后来考虑到自己从未学过摄影,也许纯粹地做一本摄影集可能会引起异议,所以又配了一部分文字内容,想更多地从图片中传递出一些新的观念想法,最后将书名改成了《傻瓜的美学》。一来想说明书中图片几乎均为全自动傻瓜相机和手机拍摄记录,二来也想借由“傻瓜”式的“无心”创作,引起人们重新对生命,对信仰,以及对艺术创作中关于心灵与技术,理论与实践,守旧与先锋等一些问题进行思考和探讨。

    如果说这本集子与摄影技术无关,是一次心灵与技术相较量的图文集可能会更准确些。

    文艺范周刊:你的这本《傻瓜的美学》整体似乎是摒弃技术,而倾向于思想的构建,这些是否跟你的专业有关?另外你的第一本书《论作为中国传统绘画美学概念的“似”》,是一本纯理论研究的书,你是怎么看待理论研究和技术实践的关系的?

    答:这次的摄影作品都是我这两年中的生活记录,纯属无心之作,从这个角度思考,确实可以说是整体忽略了技术,而更倾向于思想的构建。

    我的专业是中国传统艺术美学研究,从这一点而言,我本人是一个艺术美学理论的研究者,但说到理论研究与实践的关系,我个人是极力主张艺术工作者们,如果是从事理论研究的,一定要在其研究领域里多参与实践,否则永远只是在讲台上云里雾里,陈词滥调,在其著作里也都是无新意的旧观念。对于从事实践创作的人,我们常听到说,艺术家不需要说什么,艺术家是用作品说话的。其实我并不很赞成这种自私的说法,要知道,一个艺术家,他本应受过前人的理论思想的熏陶和指导,他也应该将他在实践中独有的那份体会和经验,准确清楚地用语言或文字表达出来,这些宝贵的思想,一旦传递出来,就可以给更多的艺术爱好者提供指导帮助。中国传统美学中的文论、画论、乐论,可以说都是那些大家们在学习、传承、领会了前人的作品、理论思想的基础上,通过自己大量的创作,最后又将自己的实践经验总结出来以示后人的。

    任何时代创新都是为将传统文化传承下去

    文艺范周刊:“守旧的先锋”是你自己给自己的总结,还是别人来说的?你是如何理解“唯保守者能创新,唯守旧者能先锋”这句话的?

    答:“守旧的先锋”实际上是我去年在省美术馆举办的一场摄影艺术展的主题。是我的老师王彬彬先生,在看了我这些年创作的所有作品后,为我起了“守旧的先锋”这样一个标题,“唯保守者能创新,唯守旧者能先锋”也是老师特地为我的摄影展写的前言里面说的一段话。我觉得符合我的性格,也符合我在做的事情,更符合我想要传递出的理念。所以现在,我几乎都将“守旧的先锋”作为我的代名词了。

    “唯保守者能创新,唯守旧者能先锋”,我的理解是:任何时代的创新、先锋都应是为能将传统文化中的博大与精深由此再传承下去而为,是为唤发出传统文化的当代生命力而为; 而任何的保守与守旧的行为,也是为了让当代人知道自己从何而来,时刻提醒我们理应去向何处。创新、先锋行为是必须建立在真正理解、懂得并掌握了传统文化精髓的基础上,是明白了“旧”的魅力,才能赋予“新”的意义。如果连如何“保守”、“守旧”都做不到,而一味追求“创新”、“先锋”,不就有了投机取巧之嫌?保守与创新,守旧与先锋从来就不应是冰炭不同炉,而是相辅相成的。

    文艺范周刊:你的作品有时给人一种超然的感觉,好像你一直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看着这个世界的千变万化,有时又饱含着与世界、生命万物相交相融的浓情,你认同哪种说法?你觉得你现在跟这个世界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答:两种说法我都能接受。这听起来像个悖论,其实不是,这可能正好与我的个性吻合,同时也恰恰证明了创作者在创作其作品时应该具备的投入与抽离的双重特性。

    我希望自己现在与世界的关系是:一株草或一匹马与草原的关系,一滴水与山涧溪流或海洋的关系,一片云与天空或风的关系,一块小石与山或大地的关系。是在空山无人处的那道流水,是在一朵花眼里的另一朵花。我觉得那是世界与我原有的关系。

    “女博后”的标签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形式

    文艺范周刊:女博后、作家、影像诗人、画家、当代艺术家……这些标签都可以贴在你的身上,但是对于一般人尤其是女人而言,贴上了这些标签,注定就会拥有跟普通人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你是怎么看这些标签以及这些标签背后的生活方式的?

    答:如果说贴上了这些标签注定会和普通人有不一样的生活方式,那么不一样的应该是,你一定比别人能忍受更多的孤独,因为你需要向内很专注于要做的事情;你也一定要更多地承担对于悲欣交集的生命,给人带来的正负不等的影响后果,因为你不能辜负老天赐予你的特有的禀赋和种种遭遇;你可能比别人更容易觉悟,更容易在精神世界获得满足获得动力,你可能比别人更懂得如何审美,如何享受,但也必须接受因为没有多余的精力、心思和财富所造成的遗憾; 你可能比别人更快乐,也可能比别人更痛苦,可能比别人更自由更矛盾更偏执,也可能比别人更无法心安理得。

    事实上,这些标签对我来说,只是一种形式,这种形式也许充满诱惑,也许是虚情假意的关注、试探,你只要一膨胀一昏头产生错觉,很快,不需要外界来否定无视你,你自己就会被这些本是很轻的东西砸倒。所以标签最重要的是,在这形式下面是否有真正相匹配、是否有长久生命力的内容,如果说,有一天我也被贴了一些标签,我想除了可能方便辨识之外,也只是说明了我的生命正好有机会比他人多了几种可能性而已。

    文艺范周刊:你现在除了做博后研究之外,还会做些什么?对未来的创作和人生有何规划或设想?

    答:因为平日里离人群较远,俗世里的琐事甚少,牵挂也几乎了无,所以除了做博士后研究,完成出站报告之外,其他还在做什么可以不说吗?

    以前我们家住在三楼,记得每次父亲在送年长的客人下楼时,他一定会说:“扶好楼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不要说话。”当时我因为觉得有趣,所以也必是跟在后面重复,后来发现对这句话实在印象深刻,以至于对我的性格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所以问到对未来的规划和设想,我一下又想到了这句话,那就先不说,一步一个脚印,等做好了让大家看到以后再说吧。 http://jnsb.jschina.com.cn/html/2014-11/19/content_1154728.htm

地址:江苏省常州市横山桥文明西路58号      服务热线:13813816152     E-Mail:[email protected]
九如文化艺术工作室 版权所有